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英雄传承】

作者:admin人气:936来源:

秋天的太阳,已不复酷夏时的猛烈,但在正午时分,依旧让人感觉是无比的炎热炽盛。

  不过大自然近乎于无穷无尽的伟力,有时候也要被小小的人类的一点又一点的辛勤劳动而微微折服。

  阳光在穿过本地的大教堂的五彩玻璃后,强烈的太阳光线被玻璃恰当巧妙的反射,以一个恰到好处的角度落到地面上,将玻璃上早已事先画好的圣经故事投射到明净的地面上。大自然的神伟反倒让人类的能工巧匠借此进一步的展现了其巧夺天工的手法。

  不过室内里的两人并没有往那染上绚丽光辉的地板看上一眼,似是心事重重。

  “ 摩尔大主教阁下,莫非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说话的人是一个年轻的女性,在明亮阳光的照耀下,脸颊那还未褪尽的细细绒毛微微可见,说是一个女孩也不为过。

  不过并没有人敢于因为她的年龄而轻视她,毕竟,对方不仅仅是着名的布鲁勒家族(一个在帝国内声名显赫的强大家族)的直系成员,同时也是一位魔法师,一位已经通过魔法试验的真正的魔法师。

  对于一般人来说,魔法师就是一个强大的象征,呼风唤雨、操控火焰、召唤精灵、熔炼精金、虚空造物,似乎无所不能。但那些不过是乡野愚夫的街头怪谈,对于有着学识,对魔法有着初步了解概念的人物才清楚的知道:魔法中有无数个分支系列,例如强大、危险的元素系、精通保护、治疗的白魔法、极具危险性和偶然性的恶魔召唤、能够给现实中的装备提供更强力的性能的附魔系。无数的种种,即便一个人穷经皓首一辈子也未必能够精通哪怕是一个派系,许多天分不够的人花费了一生的精力到老来也只不过是一个魔法学徒。而只有一位经历并通过了魔法学院正式而严苛的魔法试验的魔法师,才能算得上是一名真正的魔法师。

  而只有真正的魔法师,才有可能做到普通人印象中的那些奇迹。

  而艾琳·布鲁勒就是其中那年轻的一份子,考虑到她的年龄以及她目前就表现出来的显赫天赋,她未来的成就更是难以想象,而年轻人的激情和自信让她无所畏惧。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萌发了获得、或者说是重现传说中的上古时代的英雄职业的宏愿吧。

  所谓的英雄,指的往往是些才能、勇武、智慧过人的人,他们无论善恶,无论后世评价的功过是非如何,都是能够在历史上留下厚厚的一笔。不论立场和信仰,强大的力量和智慧是英雄们的共同点。成为英雄者,已是传说。

  而英雄职业,则更是传说中的传说。

  并非简单的字面意思上的,英雄所属的职业就被称为英雄职业。而是,有资格成就英雄职业的人,往往本身就是英雄,或者说那种人最有可能成为英雄。

  浅显的来说,无论是什么职业,根据“ 行行出状元” 的原理,都是有着一定概率出现英雄,当然,随着职业的地位、门槛、所需才能等因素而导致概率的分布有大有小。至少乞丐这个职业中出现英雄的几率要远低于常年拼杀在第一线的战士。

  但是,战士中的英雄,之所以成为英雄,并非是因为战士这个职业本身有多么的强大、无畏,而是英雄本人首先成为战士,然后以战士这个身份历经艰险、磨练、困苦,披荆斩棘最终成就英雄伟业,换句话说,强大的并非战士这个职业,而是身为战士的那位英雄本身足以担当英雄这个称谓。

  英雄职业则远非这么简单,和一般的职业大不一样。其传承往往来源自那古老的传说时代乃至更为久远的神话时代。门槛本身就有着极高的限定,有些英雄职业甚至只能由特定的种族、特定天赋乃至特定的经历的人才能够担当,而在漫长的历史中,并不是每个时期都有着这样特殊的精英分子存在。这就使得英雄职业容易失去传承,陨落在历史的长河中。和寿命久远的精灵、矮人以及拥有高等血统的半兽人不同,人类的区区百年的寿命则让这个现象尤为严重。

  虽然人类也为此做了种种努力,希望凭借文书、记录等形式将传承尽可能保留下来,但失去了口耳相传、能够一把手一把手亲身教导的师父,后来人想要只看着笔记就想重现英雄职业无疑是太难了。

  而眼前的这位少女,无疑是想要挑战这个艰巨的任务,重现传说中的英雄职业其中之一——圣灵贤者。

  一个传说中能够将神术和奥法灵活运用的神话般的职业。



  可在现实中,无论是魔法师还是圣职者都清楚的知道:奥术和神术在施展中往往会互相干扰,难以共存。而且根据世人所知的理论:神术的获取需要圣职者的对神明的无限虔诚为源头,而奥术则是魔法师对于世界真理的不懈追求的产物,两者的原理大相径庭。这个难以逾越的界限让无数的智者为之止步,无法前进。

  之所以圣灵贤者这个与世人所知原理相悖的英雄职业不会被众人斥之为空想笑谈,只是因为更为久远的现实,那个传说的时代遗留下来的珍贵文献都清晰无误的记录着那个伟大的英雄辈出的时代,其中一位圣灵贤者的伟大事迹。

  最后的那个圣灵贤者的名字为:拿破仑。阿道夫,在他的时代他同时也是教会的红衣主教、以及魔法行会的首席奥法师,一些传承古老的教廷典籍和魔法文书上还留有他的大名。

  既然无法从前否认前人的存在,往后又无法重现圣灵贤者的辉煌,世人只能把它遗留在书籍里,当做一段难以复制的传说。

  也正是因为如此,老者斟酌了许久,方才说起话来:“ 尊敬的布鲁勒阁下,众所周知的是,奥术、圣力信仰的原理格格不入,无法融合。这也正是先代无数智者试图重现圣灵贤者失败的原因了,您在来到这里之前,想必也阅览过魔法图书馆的关于圣灵贤者的书籍了吧,对其中的困难你想必已经有心理准备了。” “没错没错,的确如您所言,伟大的拿破仑。阿道夫大师在魔法行会确实有日记遗留,如果仅以日记上他当时的奥术能力描述来看,已经是大魔导师的水平了。但是日记里对于神术方面的记录语焉不详,所以我希望能够在教会找到其他的部分补完。不过贵教会的枢机主教告知并非所有的书籍都会被集中到大圣庭保管,相当的部分都分布在各个教区的图书馆里。” 看得出女法师已经先行游历过了相当多的教会图书馆却一无所获。年轻的女法师不满的嘟起嘴来,有些闷闷不乐的说道。

  这也难怪,听说布鲁勒的艾琳小姐是个奥法天才,对于常人来说艰深难懂的法术对她而言根本不算什么,最初试图想要成为圣灵贤者或许只不过是出自年轻人的一个冲动,但随着对记录的不断深入了解,女孩的兴趣已经越来越大,这或许是出自魔法师探索世界真理的本能,或许女孩也正是有着这样的特质才能在魔法的殿堂里走得这么远。但是英雄职业的奥秘也绝对不是一两个天才就能够随意窥破的,即便在教会和帝国关系如此和谐的今天,枢机主教特地为一个魔法师开具公函让各地教会行以方便,但想要在那积满灰尘的连篇文案中找到数百年前的线索,谈何容易。

  “ 的确如此,英雄职业的传承断绝也并非教会所愿,对于您的要求,枢机主教大人已经给我发了信函,要求我对您鼎力相助,尽力满足您的要求。我相信您在此也必定会有些收获的,毕竟这里据说曾经是拿破仑大贤者在人生的最后十年所居住的地方。” “ 但愿如此吧。那我在这里的时候,希望您能够多多支持了。

  摩尔主教大人” 女法师用彬彬有礼但明显很冷淡地说道,从她那平淡的语气里可以看出,她对此并没有太多期待,只是例行贵族的礼节罢了。

  摩尔主教笑了笑,摆了摆手后说道:“ 不必太过客气了,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糟老头子罢了。侥幸没有死在对抗恶魔的战场,年纪大了,只好从一线下来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说起来我和你一样也是马卡尔帝国的德邦行省出身的呢。这样吧,我就叫你艾琳。你也直接叫我摩尔就行,不必老是客客气气地用敬称了。”

  “ 好的,您……你客气了,摩尔……嗯先生。” 看得出,艾琳也对繁琐的繁文礼节并不很坚持,想了想也就点了点头答应下来。不过直呼一个老者的名字这是让深受贵族教育熏陶的侯爵之女无论如何都做不出来的,于是迟疑了下还是在后面加了个“ 先生” 以示尊敬。

  虽然摩尔所说的很谦虚,似乎自己只是一个不值得一提的运气好的老头。不过艾琳清楚的知道:教会里任何一个主教,都绝非泛泛之辈。要么心机出众、城府深厚,要么德高望重、受万人敬仰,要么学识广博,饱学典藏,甚至也有将这些优点都集于一身的强人。不管怎么样,他们至少有相当的技艺压身,或许假以时日,自己也将成为那样强大的人物,但现在自己还太过年轻缺乏经验必须对其报以尊重。



  摩尔又是咧开嘴“ 呵呵” 地笑了起来,教会里清规不允许蓄须,而作为其中的主教,摩尔自然也要以身作则,下巴下面只有短短的一小撮。不过白白的如雪般的一片给人以慈祥的感觉。那满脸的皱纹,也是智慧和经验的象征。

  “ 艾琳小姐,远道而来辛苦了,在收到了枢机主教的信件之后,我就派人连夜整理好了当年阿道夫大师的手记,希望对你有所启迪,你是先休息了再去看还是要现在就过去看看?” 摩尔主教问道。

  为了获得英雄职业的线索,艾琳已经沿着传说中当年圣灵贤者阿道夫的足迹辗转了很多个地方,既有人类马卡尔联盟的领地,也去过东方的铁骑帝国,一些人迹罕至的区域也有涉足,甚至一度深入兽人的领地。自然不会把“ 旅途疲惫”

  这点小小的困难放在心上,女法师立即坚定的说道:“ 现在就请带我过去吧,谢谢!” 老者点了点头,刚才随和的口吻忽然严肃了起来:“ 好的,不过艾琳小姐,由于阿道夫大师不仅仅是个魔法师,也是我们教会的重要人物,其中的手记里同时也记载了很多教会的秘密,是非常珍贵的文献孤本。所以你研究大师的手记的时候只能在教会的图书馆里进行查看,不能带出。需要抄录也必须有我的批准。

  希望您能够谅解。” “ 可以。” 之前在其他教会分部的经历让艾琳对此也早有预料,很干脆的点头答应。

  “ 那么就由我这个老头子亲自带你过去吧。” 在艾琳爽快的答应后,摩尔的脸上又恢复了之前的随和笑容,一边说着,摩尔一边向艾琳招招手示意跟着自己,接着便向教堂区的内侧处走去……一个星期后

  “ 怎么样,有什么进展吗?” 白须白发的老者笑眯眯地问道,这是主教的例行公事了,每天空闲的时候,摩尔都会抽空到教会的图书馆来看看艾琳。

  艾琳摇了摇头,双指在桌上叩击着,那无序的节奏声隐隐的显示了主人的焦躁。说道:“ 不,如果只是说线索的话,在魔法行会和教会的关于阿道夫大师的手记、文献里确实有不少,但是也只能看出阿道夫本人是一个非常强大的魔法师和圣职者,但是他是如何将神术和奥术两种不同的力量融会贯通,我所能够查看到的记录中完全没有提及。” “ 魔法行会里也并没有相关记载吗,教会在这里的和阿道夫有关的文献典籍已经全部在这里了。我还以为关键的部分传承在魔法行会的记录中呢。” 在听完女法师的话之后,摩尔擦了擦光亮的额头,若有所思。

  “ 不,阿道夫大师在行会里面的手札主要也只是对于奥法的心得,确实非常高深莫测,但是并没有提及到关于融合圣力的方法。至于教会的部分……” 艾琳指了指周围整齐堆积的古书和羊皮纸,“ 目前来看也是对于神术部分的精妙运用,并没有和奥法、元素融合的写法。由于我并不算很理解神术的部分,只能加以推测。所以……” 接下来的话,女孩并没有说下去,只是做了个摊手的无奈动作。

  室内顿时陷入了一片寂静。

  摩尔沉思了半饷,终于缓缓地开口:“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女法师用询问的目光望向老人,等候他的解释。

  摩尔主教继续发言:“ 众所周知,拿破仑- 阿道夫圣灵贤者是古老的传说时代的人物,在那个时代,远古的神灵还并没有远离尘世,巨龙和恶魔还在马卡尔的腹地盘旋。在那时,能人辈出。而阿道夫大师遗留的着作也可以看出他精通神术和奥法,堪称是神术和奥法的集大成者。而圣灵贤者的几项绝技则更似乎是融汇了奥法和神术的特长的产物。” “ 但是,神术和奥法不可兼容,这是魔法和神术的定则。对于你们圣职者也是一样。因为将神术、奥法融汇的方法已经没有保留下来,于是,这个英雄职业也彻底消失了。” 艾琳冷静的补充道。

  “ 理论上来说是这样啦,考虑到阿道夫大师本身的修为就很强,至于更久远的还在传说时代之前的那几位圣灵贤者,就已经近乎是神话了,其力量甚至可以媲美炽天使。反过来推导会不会一样呢,由于现在人对于魔法和神术的了解不全,法师只理解法术,圣职者们只通晓神术,并没有精通两者的人物出现,以致圣灵法师无法获得足以接受传承的人,于是无法继承下去。” 摩尔谨慎地说出了自己的推断。

  “ 可是,神术的原理和魔法的运行原理并不一样,不能够解决神术和奥术的干扰冲突的关键点的话,并没有意义。” 艾琳初时觉得有理,但是略微思索了下,还是谨慎地提出反驳。



  摩尔也不着恼,只是叹了口气,说道:“ 没错,这个道理你知道,我也知道。

  魔法行会和教会的各位也知道。但是,拿破仑- 阿道夫的存在是毋庸置疑的,他也的确掌握了神术和奥术。我们必须承认这一点。” 室内再一次陷入了尴尬的寂静,过了好久,才有声音打破了这个满溢在空气中的沉默。

  “ 据说,摩尔先生您的前任曾经探索过圣灵法师的道途!” 艾琳用着肯定的语气问道。

  摩尔并没有立即回话,而是深深地看了女法师一眼,半饷才说:“ 嗯,无数有智慧和力量的先人都曾经试图重现英雄职业,而我的前任,柯姆·菲尔主教也曾是其中的一份子,可惜他最终误入歧途,走向了堕落的道路。这是个秘闻……” 突然,摩尔笑了起来,继续刚才的话,“ 不过对于帝国境内无所不能的布鲁勒家族来说,这就不算秘闻了。总之,英雄职业的道途是艰险的,远非我这样的凡人可以涉足。我只需要好好的侍奉全能的主就可以了,无谓的思索只会让人动摇。” 艾琳点点头,没有说话。柯姆·菲尔这个人她也听说过,据说是一个曾是位虔诚的信徒,但最终在追寻圣灵法师的路途中堕落,眼看无望成功的他听信了恶魔的低语,释放了教堂里封印的古代恶魔,借此交易意图获得成为圣灵贤者的方法。毋庸置疑他失败了,开了空头支票的恶魔残酷的背叛了他,带着他的心脏离开了亚历山大城。

  这是一个前车之鉴,再一次告诫所有的法职者一个道理:恶魔是不可信的。

  “ 不过,柯姆·菲尔的记载我也曾经看过,他试图通过恶魔来获得魔法知识的方法已经是确定不可取的了,不过你并没有这个顾忌,因为你本身就是一个强大的魔法师,你需要的只是一个方法,一个能够深入理解神术本质的方法。” 摩尔的话再度把艾琳拉回现实。

  就象是黑暗中的旅人看到远远的一道光,早已在连篇累牍中疲劳不堪的艾琳立刻迫不及待的问道:“ 您有什么方法吗?” 老主教摇了摇头,说:“ 方法并没有,但是设想确实有一个。” 说着,摩尔站起身来,苍老的身躯依旧在圣力的滋润下老当益壮、依旧刚劲有力,在检查完图书馆内没有旁人后,老者默默地做了个手势。瞬间,内嵌在墙壁内的太阳石的光辉微微闪耀起来,一个连着一个,构成了一个复杂而又精致的图形。

  虽然不了解神术,但艾琳也通过魔法的感知大致猜测出里面的声音已经被封闭起来,心知接下来的话非常重要,急忙正了正坐姿,正襟危坐以待摩尔的发言。

  “ 圣力来源于神,神将圣力赐福给通道者。只有虔诚者才能得到神灵的庇佑。

  神是不可揣摩的,也是不可试探主。” 哪知摩尔并没有立刻说出关键,而是先引用了一段典籍。

  又是这样圣职者的陈词滥调,艾琳有些不悦,轻轻地皱了皱眉毛。虽然,这的确是教会对于圣力的介绍,也是圣职者力量的源泉。但和魔法师相信自己,用自己的力量探索秘法并加以运用的理念太不符合。

  当然,这并没有逃过大主教的眼睛,高瘦的老人一副“ 我理解” 的样子笑了笑:“ 我知道,你们魔法师需要运用自己的力量调动天地元素,与现实和虚妄交流。所以很看不起我们这群圣职者,认为我们是拜倒在神灵脚下的神奴。这个还是我当年在军队的时候和军中的魔法师聊到的呢。” 接着,摩尔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我和许多魔法师都是好朋友,对于他们的信念,我无意评论,但是平心而论,魔法师这样蔑视神灵的态度,本身就和光明教义完全违背,所以抱有这样态度的法师无法获取神术也是很正常的。” “ 那么,你的意思是我要放弃了吗?”

  艾琳看向老人,用双方都能听见的声音轻轻的说着,这句话不仅仅是对他,也有对自己的设问。只是,女法师深知:内心在告诉自己,不到最后一刻,自己绝不会放弃。

  只有更深入的了解了圣灵法师,才知道当初做到的阿道夫大师有多么伟大。

  知道了世界的奥秘之后,如同舔上了智慧果的人类始祖,再也不会选择回头的道路。

  “ 不,没有这个意思。事实上,我也只是拾人牙慧罢了。柯姆·菲尔主教在他的笔记里也曾经设想过,如果一个魔法师希望成就圣灵贤者,应当怎么做呢?

  ” 摩尔宽厚地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不是那个意思后,还做了个设问来吊起悬念。



  当然很快,摩尔就继续解答下去:“ 神灵与信徒的信仰息息相关,如你所见,所有信仰圣光明的地方都有着教堂耸立,护持着当地的居民,也接受着居民的信仰。神灵是不可试探,因为试探本身就是对神灵的亵渎。柯姆·菲尔认为可以从信仰下手,感受信徒的念力以更好的接近、理解神灵。” “ 这个方法吗?” 艾琳托起了下巴,深思起来。的确,神灵与信徒的信仰的关系非常密切,但是平凡人的眼里也只能看到圣光明教掌控的土地上的那壮丽雄伟的教堂,并不深究教堂之中蕴含的意义。

  事实上,就算是传说中见识广博号称无所不知的魔法师们也只是略有了解。

  “ 事实上,感受信徒的信仰念力以接近、理解神灵也是枢机主教们的进阶仪式中必不可少的部分。毕竟只有真正理解神的人,才配侍奉在神之左右。当然,我们的教堂布置的仪式圣阵要远远没有真正的枢机主教的那么宏大复杂。” 摩尔补充道。

  “ 那么,我该怎么做呢?” 艾琳略带紧张问道,内心的欣喜无法言喻,想不到长期难以解答的疑问有攻克的可能性,这让自己深深的觉得,来到亚历山大城果然是一个无比正确的选择。

  “ 不,严格来说你没什么特别要做的。教堂的圣居里就有着小型的圣阵,可以将信徒的念力汇聚。你只要进入其中,然后由我将祈祷着的信徒的信仰之力收集注入进去。” 摩尔答道。

  “ 好,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艾琳追问道。

  老者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时钟的代表小时的指针正指向“ 数字4” 的方向。

  想了想后,说:“ 其实现在就可以,简单有简单的做法,复杂有复杂的操作法,不过归根结底,原理是一致的。” “ 可以。” 艾琳感到久违的紧张感,连忙深吸了口气,把紧张激荡的情绪平息下来。

  教会掌握的区域居于亚历山大城的正中。和其他地方的一样,教堂也是城中最为高大雄伟的建筑物。这座城市自古以来就是着名的港口城市,凭借着良好的地理位置和水港环境在几千年以前就是人类居住聚集地了,无数的人口又吸引来了更多的资本和追求利益的眼睛,最终造就了这样一个伟大的港口城市。

  教会的区域和凡俗的商业区和冰冷的帝国公务区隔离开,教会区域都是连成一片的,自成一体,犹如一个小小的内城。从图书馆区到教堂并没有消耗多少时间,大多数的神术在这个古老的教区都自有从古到今的神圣牧师铭刻记录在教会的大大小小的建筑内,准备并不需要多久。很快的,将艾琳带到教堂内的圣居让女法师在圣十字阵上站好,摩尔到内室将便服换成了一身华丽的教袍,金色的神圣雕像环成一圈,将艾琳围在圣居的位置。

  圣居,传说是天使的居所,也是教堂中能够直接和神灵交流的位置,圣职者们相信:这是最为神圣的位置,所以圣阵的核心往往以此布置。

  听从摩尔主教的建议,艾琳站在圣居中,惴惴不安又充满期待的等待着,准备感悟对神灵的信仰,借此进一步加深对于神明的理解,以此为契机获得突破圣灵贤者的关键线索。却又担心自己失去对魔法的感知,矛盾的心态让艾琳有些摇摆不定。

  “ 可以开始了吗?” 在准备前,主教摩尔最后一次的确认道。

  “ 没问题。” 攥了攥拳头,安抚下那浮躁的情绪,女法师咬咬牙道。

  老人唱歌了,神圣的歌调在狭小的室内盘旋、如同天使拍打着那纯白色的翅膀。摩尔苍老的手指紧握在枢纽的神圣水晶上。纯净的圣力源源不断地从圣阵的枢纽注入,然后随着圣光回路,一颗、一颗、又一颗的圣日石吸足了圣力,逐个的发亮起来,将早已经铭刻好的神术重新导入出来。如同一双巨手,把城市里正在祈祷着的信仰之力一把抓住,然后一点不漏地放到圣居的正中。

  “ 唔唔~”和手持圣光明教会象征、满脸肃穆歌唱着圣歌的圣职者不同,无数的声音跨越空间的间隙涌入到法师的头脑中,艾琳只觉得大脑中一片混乱。

  人民期待着神只,而神灵接受信仰,回应人民的期盼。

  “ 爸爸已经病了好几个月了,天天躺在床上,希望爸爸的病能够好起来……” “ 老莱恩已经出海了几个月,不会遇到了什么事情吧。他完了,我的投资就没了,希望至高神保佑……” “ 我的丈夫已经接受国家的征召上了抗击铁骑帝国的前线,至高神保佑,让他能够平安归来……” “ 保佑我,让明天的出海捕鱼能够捞上一票大的。家里已经好久没能添置新衣裳了。” “ 至高神与我同在,给我力量,赐我以启迪吧,让我能够成功完成……” “ 阿门!!!!!” 所有的声音最终汇聚成一句话,在艾琳的头脑中反复回响,震荡……不知道过了多久,艾琳才回过神来。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昏暗下去了,太阳已经日落西山。室内只余下数盏魔法灯在静静地发出照明的柔和光辉,光线挥洒在女法师那清秀动人的脸庞上,就象是月亮的清辉。

  摩尔还是穿着那身专属于主教的华丽教袍,站在那里,耐心的等待着艾琳的醒来。

  当看到艾琳呆滞的目光重新回复了智慧灵光,老者才慈祥的关切道:“ 怎么样,有什么新的感悟吗?” 年轻的女法师没有立即答话,蹙眉深思了好一会儿后,才叹道:“ 老实说,我大脑里很乱。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但想想看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刚才有很多人的声音在脑海里响着,倒跟奥法里的心灵链接有点相像,但……太多了。” 接着,原本情绪很少表露的贵族小姐也忍不住以手轻轻地拍打了下脑袋,一副非常难过的样子。

  接着似乎在拍打的过程中碰到了什么,艾琳“ 啊呀” 的一声,掏出了蓝色法师长袍之下的一个被挂链连着的方方正正的金属物件。从那上面古朴的文字来看,似乎是个很古老的魔法护符。此时护符上已经焦黑了,显然已经失去了作用。而从法师刚才难得显露出的惊恼表情来看,似乎是件贵重的东西呢。

  摩尔主教露出一个宽厚的笑容,劝慰道:“ 初次尝试难免会有失败,只要人平安就好。” 然后手抚上了那并不算长的白须,若有所思的说道:“ 对于之前的仪式中出现的情况,我有个猜测,是关于所谓奥法和神术无法兼容的揣测。对于沉浸在圣光中的圣职者而言,代表神灵感受信徒的信仰之力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我们会以欣喜的心情感谢着至高主,并毫无保留地接受信徒的念之力。而你们的方式似乎和圣职者大不一样,魔法师似乎喜欢以自己的力量来使役精灵、操纵元素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我们的方式是接受、顺从,而你们是掌控、支配。刚才从你的表情和魔力的波动上来看,你也是一直极力在用个人的意志来抗拒全城的信徒向神灵祈祷的祷言吧。所以原本无害的信念之力就在和你的意志中不断互相被抵消。” 艾琳听到摩尔的这一番话后,没有反驳。只是点点头,一副似有所得的模样。

  “ 这是理念之争,法师和圣职者的争端源自于对力量的理解完全不同。广大的魔法师们也多是博闻强识的精英,或许我直接引用【圣典】上的话会让研习奥法的魔法师们听得有些厌烦了。那么我就用据说是来自古老东方的神秘僧侣的一句话来解释吧:‘ 当杯子中的水已经满了,那么还能再倒入更多的水吗?’”老人巧妙地引用了一个暗喻。

  艾琳愣了愣,魔法师的确大多见识广博,不过并非每一个人都精通东方的舶来品,好在天才小法师的脑筋也转得很快,不久就明白了摩尔的寓意,恍然道:

  “ 您的意思是说?” “ 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就落了下乘。这种玩意他们是怎么说的?似乎东方的僧侣们喜欢称之为禅意,他们都是些很有趣的人,不是吗?”

  摩尔忽然打断了艾琳的话,露出了一副孩子气甚至有些调皮的表情,还模仿着东方的僧侣作出了一个并不那么标准的双手合十手势对着艾琳眨了眨眼。

  艾琳半赞同半中立的点了点头,魔法一途,有无数道路可以达到源头。顿悟,也是其中之一。作为一名正式的魔法师,艾琳当然也知道这点,但是,所涉及到有关于自己苦苦追求已久,可能会将是突破性的的线索的时候,艾琳还是忍不住寻根探底道:“ 摩尔主教,您的意思是不是说要放弃自己所拥有的偏见,从头开始学习神术才能成就圣灵贤者呢……” 面对女法师的追问,摩尔挠了挠头,说道:

  “ 我倒不完全是这个意思,毕竟知也无涯,而人生而有涯,而且阿道夫大师一生传奇,无数前人都苦苦追寻他的足迹而不知如何重现他的辉煌。我的意思其实只是希望你能够放下原有的偏见,真正的领悟到神术的本质。至于神术本身,相对来说反倒并不那么重要了。” 主教的话实在是很深奥字字句句都附富含深意,女法师不由得深思起来。

  摩尔主教也趁热打铁继续劝道:“ 和世人所知的一样,神术是由神只赐予凡人的,神术源于神灵本身。而凡人以虔信服从神明,因信称义,从神手中获得支持。由于你们奥法师认为自己已经知晓了通向世间真理的道途,固守己道。想要虔诚的信奉神灵而获得神明的认可难以成功,对你来说耗时也未免太长。我也只能想到凭借红衣主教的继任仪式中的神人感应,让你从人的角度来理解这一点,或许也能够自下而上的领悟神术本质。” 似乎是怕少女的神术基础不够无法理解自己的话,摩尔还补充道:“ 所谓神术,其实就是神灵和人之间的契约。凡人全心全意地侍奉祂,而祂则给予人以无私的赐福,无论贤者愚者,无论肖与不肖。



  圣光牧师:摩尔法师:艾琳·布鲁勒前任堕落牧师:柯姆·菲尔世界观:神圣马卡尔联盟是一个坐落于以中央大平原的马卡尔帝国为核心,其余册封的六大公爵领拱卫的联盟。该联盟居民主要信仰圣光明教,贵族世俗力量和教廷势力穿叉交织,构成了坚实严密的统治基础。主要敌人是位于东北面的铁骑帝国以及西南方向的兽人、巨魔的松散部族联合以及东南方向的亡灵、恶魔势力。极北全年天寒地冻,人迹罕至,也是巨龙、凤凰等传说中的幻想种的领地,少有人敢于染指。

  如果冒险通过西部的大洋,有一处古老的大陆正是纽曼帝国的地盘,两国会在海洋的大漩涡的暂时平息的安定时期进行跨海贸易,互通有无,商人一次航行能够获得巨额利润,但由于大漩涡的周期不定,以及海盗、娜迦、鱼人等天灾人祸的不可抗力的作用下,只有一部分幸运儿能够活着回家。

  其他地域未探索。

  主要人物生平:摩尔是塞维尔公国的自由民子弟,是教廷的牧师,德高望重,风评极好。

  柯姆·菲尔,摩尔的同事,在与东南方的混沌势力的交战中堕落,后被教廷发觉被派遣讨伐军队“ 净化” ,已死亡,其遗物圣十字架被摩尔收藏。

  艾琳·布鲁勒,马卡尔帝国中的布鲁勒家族的贵族成员,富有才华,幼 年时代便提前完成魔法学徒的学业,成为正式魔法师,是家族重要的培养对象。主元素系。希望重现英雄职业- 圣言法师。

  字节数:59569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