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意淫强奸 > 正文

H妈妈的梦中星(续写31章)

作者:admin人气:1902来源:



           第三十一章——叶雨轩的秘密
  接下来我从叶雨轩嘴里知悉了她的人生。原来,在她16岁时的时候。就嫁
给当时还是小小科员,而且是丧偶带着孩子的男人,也就是X的爸爸。因为没关
系在X还是6岁的时候,X的爸爸一直是个普通的科员。就这样X的爸爸,不但
要负担家庭的生活费用,还要负担当时22岁叶雨轩进修法律和心理学的费用,
生活上和现在比那是一个拮据。直到四年后的一件事情,彻底改变了原来的局面
……
  叶雨轩动了动身子,仍然不声不响的冷静说道:「直到当时X爸爸的部门一
个科长位置的悬空,我们家又开始忙碌起来。X的爸爸像看到重生的机会一样,
回到家和我还有10岁的X商量起来……」
  「对于自己丈夫的晋升机会,我当时是很支持的……但是我自己也没有更好
的方法去帮助X的爸爸,直到少不更事的X偷偷对他爸爸说出了一个计划后,我
的人生就被X的计划给改变了。」叶雨轩突然哽咽的说道。
            (下面是叶雨轩的回忆)
  本来平常只是晋升的问题,因为X的计划事情,渐渐地起了变化。事情的起
因是这样的:同样也是在一个夏日的傍晚,那是周末,快下班时,X的爸爸去部
门这汇报工作,工作谈完以后X的爸爸请能帮他晋升的局长,也就是审星的爸爸
晚上到我家里来吃饭。
  当X的爸爸和审局回到家时,我不知怎么地已经提前到家了,由于是夏天,
自己在家只穿了三角裤和背心,连胸罩都没戴,一打开门把审局看得一愣,这时,
瞬间大家都比较尴尬。好一会,我还责怪X的爸爸怎么也不打个招呼,转身就去
了里面的房间,这时我瞄见审局还望着自己苗条的背影在发愣,在X爸爸的招呼
下,审局这才反应过来并缓缓地跟在后面进了大厅。
  由于知道审局能帮上忙,如果在审局的照顾下晋升绝对是有把握的。所以当
时我也没有在意。当自己再次从内房里出来时,已经穿戴好,脸红红的都不敢看
审局一眼,我感到审局那犀利的目光在我身上瞄着。好一会,自己才恢复自然。
自己走到厨房里好好的捏了X爸爸一下,问他怎么不打招呼就来了。
  X的爸爸还笑嘻嘻开玩笑地说:「反正审局也是自己人了,看一下也没什么
关系……」
  没多会菜就做好了,四个人坐在一起边吃边聊了起来。审局说局里最近可能
会有些人事变动,他得调到另外一个局去当领导,而且,他走了以后,只从处室
里提拔一个人担任局长助理正科级,他已经打算向局里和市组织部推荐X的爸爸。
  当时我和X的爸爸听了都十分激动,到这个地方没几年就有现在的这样成就
都是审局一手照顾的。于是我和X的爸爸来回敬酒,审局喝了一会就显得有些醉
了,身体总是不自觉的靠向自己。
  我当时都认为是审局喝多了,也没太在意他具体做了些什么,更何况自己也
喝多了。但我看坐在审局边上的X爸爸显出了一抹微笑,但也没觉得怎么。这时,
X爸爸让我到厨房去给审局倒些水来。
  我一进厨房X爸爸就跟了进来,我偷偷和X爸爸说:「今天审局一定是喝多
了,刚刚偷偷的摸我……」
  X爸爸对自己说:「我想不会吧,因为我和领导已经相处了几年了,他可从
来没做过什么不礼貌的事情。一定是他喝多了,照顾他一下没事的。」
  当时X爸爸说完以后,觉得自己的脸好红,我看X爸爸醉成这样子,也没再
多说什么了。当我们再次坐在一起时,X爸爸敬审局酒,X一个劲地给他是眼色。
虽然我看见了,但心里想没什么,心中对X爸爸终于晋升有希望而感到开心。
  这时审局不小心把筷子掉到地下去了,当他弯身去捡筷子时,在桌子下我感
到一只手摸了过来,原来审局在弯腰拾取筷子的时候,用手在自己的大腿上来回
摸着,自己极力抵抗、扭捏着,自己在尽最大可能地不让审局穿过裙子摸下去。
  由于激动,审局抬头动作非常之大,把桌子顶了一下。由于审局的动作使自
己有些清醒过来,他的手离开了我的大腿,紧接着自己赶紧起身去了卫生间。由
于大家都喝了酒,审局在桌子下摸我的事情,自己尽管心里不舒服,但是也没太
当回事。就这样,继续又喝了一会,当时间不早的时候,X爸爸就叫我送审局下
楼了。
  下楼以后,审局好像也清醒了许多对我说:「今天我喝多了,刚才我的失态
真对不起!」
  听到审局这么说,我自然的说道:「没事!没事!您没有失态……」
  审局好像并没有着急回家的意思,拖着我又去了一家档次非常高的咖啡馆,
说是聊聊天醒醒酒。当我和审局坐下以后,审局把我当聊天室一样说起了以前自
己的初恋吕任琪,说是吕任琪家里看不上他,自从和吕任琪分开后就是没遇到像
我这样的好女人。他说我在他心里真的是非常的美丽,还说,他和局里的朋友已
经打过招呼了,准备让我修完心理学后就聘到局里来做局里的法律顾问和心理咨
询师。
  就这样一晚上,他似醉非的醉的对我说了许多赞美的话。在回家的路上,我
酒已经彻底的清醒了,尽管是在炎热的夏季,但是我竟然感到身体好冷。到家以
后,X爸爸关心地问我,我什么都没说,上床就睡了。一直到过去好几天以后,
我在回家准备进门的时候听到X和他爸爸的谈话……
  X和他爸爸说:「可能,我们前几天请来的客人,看上妈妈了。」
  X爸爸听后,一下子反应不过来,愣了好久才说了句:「审局?不会吧!」
  X信誓旦旦的说道:「怎么不会?我当时就知道审局心里想什么,面对一个
这么好的晋升机会,他凭什么给我们家那么大的帮助?问题就在这里,再说了其
实除了妈妈,你现在还有什么都可以给他的?」
  X爸爸听了声音略显激动地说:「X你说得对,如果我能顺利成为科级干部
了,我们是应该想办法好好地感谢一下审局对我们家的照顾呀!」
  我偷听X爸爸说这话时,心中掠过一阵不好的预感,忍不住紧紧捂住抽泣的
嘴巴心里想到:还能怎么感谢?审局什么都不缺,我们都不曾有什么贵重的表示,
而目前在他们两父子的眼里,我算是最贵重的礼物了……
  这时X把自己心里已经埋藏了很久的话一口气说了出来:「那回见审局看妈
妈的眼神,这不明摆着吗?只是审局碍于面子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那天在咱们
家吃饭,当着我们的面摸妈妈的大腿,要是我们不在,他早就那什么了。」
  我被X说的话愣住了,嘴唇已经被自己的银牙咬出了血印,我默不作声的在
门后继续偷听着,屋里的两父子就这样一步一步的把这个计划挑明。
  「你觉得要怎么办?你妈会同意?」X爸爸轻声的问着儿子。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要不咱们就这样……你干脆再找审局一次,看看他到
底是不是咱们所想的那样。如果咱们猜对了,能拉近和审局的关系,对咱们以后
都有利,况且,除了这次晋升的答谢以外,他以后可能对咱们还会有别的好处!」
X细声细语的和他爸爸说着。
  「你的意思是,如果审局真的对你妈妈有想法,我们就牺牲你妈妈?以后都
这样操作?」X爸爸不舒服地问着儿子。
  「那你说现在有更好的办法吗?你知道机会只是一次而已你也是个科长,你
就不打算以后都有晋升机会了?欠别人太多了总是不好的,如果你能够平衡自己
的心态,等到以后不断晋升可以有更多的女人,长痛不如短痛,而且我知道你是
多么的希望自己能有更多实权在手的难道不是吗?」X一口气把自己的想法说了
出来。
  才10岁的X,在社会没呆几年就已经学会,把人情要当成交易来处理了,
可想而知他是多么可怕的。也许是和自己一直只是后妈的关系,只是这次听到他
们要牺牲的是我自己心理还是不能够承受!毕竟我和他们生活了这么多年,看来
权利的欲望会改变很多……片刻,我听见自己鼻息处传来了啜泣声。我开始恨X,
我更恨的X刚才对他爸爸所说的话,而X爸爸竟然没有感到一丝的气愤和愤怒。
我找不到更好的办法解决这件事,我也想过逃走但是一直都是X爸爸供养的我又
能逃去那里呢?顿时自己的心瞬间跌下了深渊,黑暗的深渊。
  就这样,日子又平静的过了两周。在这两周里,审局确实言而有信不但晋升
了X爸爸也在我进修完后介绍进了局里做法律顾问和心理质询师。但我和X爸爸
的关系再也没像以前一样了,虽然X爸爸还是很关心我。可我知道,他已经是一
个被权利之魔冲昏的人了。
  一直以来被动挨打,不但没能解决问题,反而要自己陷入困境,我必须想办
法现在如果靠这对禽兽父子网开一面已经是种妄想了。那天晚上躺在床上,我阴
沉沉看着X爸爸熟睡的脸,当时想杀了他和X的心都有了。既然你们父子不仁,
就别怪我不义了……你们会利用我来得到晋升机会,我也同样会利用自己来搞垮
你们。既然他们两父子已经计划好了,我陪审局上床看来是迟早的,还不如利用
现在职位我主动献出自己,这样或许能收集到更多我想要的,我心理是这么想的。
  于是在一个周末快下班时,我主动打电话给X爸爸,电话里我假借自己现在
是局里法律咨询工作也忙得很,有些时候需要晚上加下班的理由,今天晚上得晚
一点回家,让他别等我了。紧接着我就给审局打来电话,说是希望今晚的企业饭
局让我也参加,这样对自己在局里的一些政府对企业的合作有所了解,好以后在
拟定法律合同的时候有帮助。听到我这么说审局当然同意,还派车来接我。
  饭局上是我们和六个人行业老总一起吃的,在饭局里我坐在审局的边上,审
局在桌子下又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这时我已经十分清楚了,上次在我们家吃饭,
他并没有醉,而是故意的。其实在来的时候心理上,我早是做好充分的准备。
  尽管有心理准备,但是对现在审局这样大胆暧昧的动作,还是有些不太适应。
可转念一想X和X爸爸的计划迟早要用在我身上,那只是时间问题,到时候我可
就会完全被他父子俩给控制,只有现在我主动或许以后会更主动些。于是我就让
他摸着我的大腿。当我们起身敬酒时,审局才稍微把手从我大腿上放下。
  后来,几个企业老总到外面去接电话、醒酒的时候,审局乘机在我没有防备
时,轻轻的亲了我的脸一下,当时我一惊想推开他,可无奈他另一只手搂着我的
腰使我无法脱身,便由他又亲了我。
  这时我担心那六个企业老总进来看见,所以我对审局说:「别这样,别人会
看见的。」
  于是,审局就松开了我,随便帮我整理整理衣服,整理过程中还在我胸前来
回抚摸了好几回。不一会六个人就进来了,吃完饭后六个老总说安排了其余节目,
邀请我和审局一起去,而审局却说自己有些醉不去了,临走的时候他递给我块酒
店钥匙,拿着钥匙我自己心跳得不行,这一暗示直白得要自己脸都烧红了。事情
都已经这样了我早就没退路了,只有到饭店的房间里去陪他,如果我不去,X家
的两父子也会找这么个机会把我送进那个房间。
  当时审局在酒店里一直有着属于他的套间,而我不再多想来到了酒店,在踏
上酒店电梯那一刻,我知道自己将会被剥光身上的衣服,呻吟在一个男人的身下,
而我在想着用什么交换条件去弥补这一次自己的牺牲……
  进到房间以后,审局并没有对我怎么样,要我陪他站在阳台上边看夜景边喝
酒。后来他走进内室倒水,我一个人站在阳台上,忽然,我感到他已经站在我后
面了,正当我想转过身体时,他温柔地从后面搂抱住我,他的两个手掌时不时地
摸在我胸前……
  「叶小姐,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因为我知道你不会轻易放弃这一次"机
会"的。」
  审局开心的走到门口,挂上「请勿打扰」的牌子,反手把门轻轻锁上。
  「你说得不错,这确实对我来说是一次"机会"。因为我知道我老公迟早会
把我献给你,当我知道他有计划把我献给你,我对他早就心死了。迟早都是献不
如我自己主动一些,或许审局还能保证往后能给我带来更多的"机会"你说是吗
审局?」我冷冷的反问道。
  审局得意的笑道:「那得看你的表现啦。叶小姐的床上功夫如何啊?」
  审局见我没反应继续问道:「请回答我啊,叶小姐,难道你现在就不听话?
叫我以后怎么开心的给你想要的一切?」
  我忍住无限的羞辱回答到:「一般。」
  审局笑了笑说道:「一般其实就是很厉害啦,今天晚上我就要好好和叶小姐
切磋切磋这方面的技巧。」
  我没想到审局会这么直白的说出自己的需求,我呆呆的站在那里,审局走到
我的身后,用手抚上了我的玉臀。自己不禁一抖打了个寒颤,可自己现在也只能
接受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现实。
  「叶小姐这样的好身材不多用用可就浪费了。」他抚弄的手顺着我的身体曲
线一直滑到那饱满的胸部,然后轻轻的托起一只乳球。
  「啊……这么的坚挺的乳房,手感真是一级的棒啊。」审局调戏道「审局,
请你……」我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还是挡住审局随意侵犯的手。
  「怎么?又想反悔了?」审局问道我红着娇嫩的脸,回答道:「请你……轻
点……」
  审局大力的揉搓了一把我的乳房,把乳尖的部分牢牢地抓住,疼的我一声娇
喘。
  「我想怎么玩都可以,你要要乖乖听话。」审局突然严肃的说道。
  「你听话吗?告诉我,你听话吗?」审局在背后抱着我轻轻在我的耳边说着。
  此时我感到无比的曲辱,可还是要附和审局。既然决定了回来,那就只有接
受。
  「我什么都听你的。」于是我顺从的细呓。
  审局满意地把我转过身来笑了笑:「很好,这样才合我的胃口。」
  接着他用中指抚弄着挑起我的嘴唇说道:「这样性感妩媚的嘴唇不叫人销魂
也叫人丢魂。」
  我将头微微底下,不想去看审局淫靡的绿莹莹的眼神。审局度走到床沿。这
是一张宽大的席梦思床,精湛的工艺和华美的被饰都给人一种弥漫的柔软。审局
就在床沿坐下,叉开了双腿,根部鼓起了隆隆的一块。他一边注视着我一边抚摸
着自己的巨根,无声的视奸着自己「叶小姐,你可比你资料上的照片漂亮多了,
害的我的肉棒都搭起了帐篷。」
  在我入职时,我的资料中加有一张自己的相片,却没想到这张靓丽的相片早
已勾起了审局无限的淫欲。现在美人就在眼前,他怎么能不蠢蠢欲动。我站在那
里,脸上烧的火辣辣的红。
  「过来,摸摸我的肉棒,它都等的不耐烦了。」审局说道。
  我清楚的知道今天晚上要被面前的男人占有了,我没有勇气去抗拒审局,因
为在我进房的时候自己就抱定了被人淫弄的打算。为了以后不再被动,为了以后
的主动或许还有所谓的权利、金钱,更无法违背心中被那父子俩的阴谋算计的仇
恨。我缓缓走过去,每一步却走的那么艰难。自己看见了审局那鼓起的肉棒涨在
裤裆里,好似要把裤子撑破了。最终我坐在了审局的身边却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
办。
  审局一手抓住了自己柔滑的玉手将它放在他欲求难耐的档口,脸上舒服的舒
张开来。我如同摸到了一块滚烫的山芋,不禁要把手微微缩后却被审局死死按住。
  「快给我揉,老子的肉棒都痒死了。」审局命令的语气说道。
  自己只好笨拙的把手抚在审局的裤裆上,揉捏着他铁硬的肉棒,虽然还隔着
裤子可我已经能感觉到审局肉棒坚挺得厉害,根根青筋好似都能感觉得。自己暗
暗叫苦,这根肉棒不仅很大,觉得还很粗,人都说有能耐的人下身都比较伟大,
看来还真不假。这个男人看起来很精瘦的,没想到底下的东西这么的大,还不知
道糟蹋过多少个像我这样的良家女子。虽然我不想这样比较,可是自己不得不承
认审局的肉棒比自己得禽兽老公的要大。
  我来回的揉捏了半天,审局躺在床上哼声哼气的叫着舒服。他喘着粗气,双
手还去摸我的乳房,一手一个握住我的乳球上下左右的来回滚动,捏的我都有点
招架不住。
  因为我的乳房不经松软还很坚挺。审局舒畅的不亦乐乎「好软,好好摸,像
你这样的身材不多弄几次怎么对得起老天给你的这副好身材。」
  听着审局的淫言秽语我闭口不说话。审局用鼻子去嗅我身上淡淡香味,茉莉
花的清香。「叶小姐你抹的是什么香水,这样勾人心魄,不过待会你全身都只留
下我精液的味道啦。哈哈……」
  而我自己紧皱眉头不想去听他讲恶心的东西。
  「那就从叶小姐的小嘴开始吧,叶小姐有练习过口交嘛?」审局慢悠悠说道。
  「什么?——」我突然感到胃酸上涌。
  「快用你的小嘴给我服侍肉棒。」审局指了指裤裆。
  我听出了审局的口气是不容拒绝的,虽然以前帮X爸爸含了一次,可那只是
轻轻的润一下,自己本来一直就排斥着这种羞辱人的方式,即使对X爸爸是也是
从来没有认真做过口交的,可这一次却要我像A片那样主动去做,我坐床沿着半
天没有反映。
  审局用屁股耸动着肉棒催促着自己赶紧开始,「你到底还要不要这次」机会
「?还是等你老公把你献给我以后,你再做决定?如果想把被动变主动就先要让
我肉棒舒服。」
  审局一个恶狠狠的眼神让我明白了现在自己无路可走了只有满足他所有的要
求。因为自己是骑虎难下。我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咬咬牙拉开了审局档口大门
的拉链,审局的肉棒直挺挺的蹦了出来,原来他连内裤也没有穿。那肉棒突兀兀
的竖着,又长又粗。我手握住这根巨茎,觉得无比丑陋,因为它上布满了纠结的
青筋,已发黑的锥子般的龟头连着粗糙的阴茎包皮,还泛又一阵腥味。我缓缓扶
着审局的肉棒上下搓动,自己白皙的手指和审局黑厚的阴茎包皮形成了强烈的对
比,就像黑土地映衬下的白雪。
  审局又挺起屁股将鸡巴直指着陆婷婷的口唇,不耐烦的摇动肉棒:「快给我
唆。」
  我屏住呼吸含忍着内心的羞耻把嘴慢慢的靠近审局那丑陋的下体,用手扶正
他的肉棒,然后张开樱桃般的绯唇缓缓的含住了审局的龟头。这一下审局如触电
般的全身龟缩,原本平躺着床上的身躯弯成了一张弓。
  「哦……爽死我啦……;别含着不动,用舌头啊……转圈的唆;用牙给我轻
轻的咬……」审局嗷嗷的叫嚷着。
  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顺从他的命令但我知道不让这个男人高兴往后的事
就不会一帆风顺。自己学着用舌头在审局龟头上扫着,从前到后,又扫到了马口,
嘴里分泌的唾液纠缠着龟头的粘液竟湿了阴茎一圈。
  「哇,爽的要死,还有底下的两个软蛋也给我舔。」审局按下我的头说道。
  自己的舌尖顺着阴茎扫下去,到蛋蛋处又用口把蛋球含住,舔了一会又舔回
来把龟头含住。我自己都不敢想自己现在怎么如此淫荡,好似无比熟练了这种口
交,也许自己就想让审局快点结束吧。
  自己加快了舌头卷舔的速度,嘴又亲又含,舌头又舔又扫,不一会儿审局就
喘出声声粗气了,肉棒硬的铁杵一般。眼看如此这般,审局猛的停住了我的小嘴,
赶紧把他的肉棒从我鲜嫩的小口中退了出来,龟头和嘴唇上的黏液连出了一条银
白色长长的细丝。
  「哦……受不了了,妈的,差点就断送在你这淫荡的小口中了,」审局憋了
口气好像现在才能喘上一点。
  「还没玩够你,现在还不能就完完了。」听到审局的话,我意识到噩梦原来
才刚刚开始。
  「叶小姐你太厉害了,差点就被你这么快搞出来了。」审局嬉笑着,他爬到
床头柜翻开了上面一层的抽屉拿出了一个小瓶,磕了一颗红色的药丸,然后又爬
回来。
  「叶小姐,今天晚上我可要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审局对着我不怀好意
的淫笑。
  「你吃什么了?」我一边擦拭着嘴角的粘液一边问道。
  「当然是能让你爽到死的仙丹。」审局说道我猜到那一定是什么延长时间的
春药,眼睛直瞪瞪的望着审局「你非要弄我一晚上?」
  「到手的美人能不多干几下。」审局大咧咧的笑道。
  我嗔怒着不语。审局抱起我并把我推倒在床上,自己的脚上的鞋子也被他甩
飞了。审局迫不及待的脱掉了衣裤,赤露露的站在床上,让我跪在床上,脸就朝
着他的肉棒。我自己紧身的白领装也被撕扯的七零八落,上身半敞着丝白衬衫,
露出来大半雪白的玉乳和深邃的乳沟;下身的短裙被掀倒在腰际,连裤袜和黑色
蕾丝内裤尽显眼前。
  审局把肉棒送到我的脸上滑动着,时而敲打我的脸颊,时而敲打我的眼睛鼻
子,最后顺着嘴唇挤进了我的嘴巴。自己又含着了审局的肉棒,只是这次觉得比
上次更大了。玩了一会我的小嘴,审局把肉棒抽出来坐在床上,他把我的双腿掰
开,手就滑入了我的下体部位。审局用手在我的阴户上来回摸了摸,又伸到后面
摸起我的翘臀。自己跪在床上的,被审局这样侵犯着双腿不稳,只好把手搭在审
局的肩膀上保持着平衡。
  「这阴户真是绝品啊,又滑又软,活像一只鲍鱼。」说着又用中指在我的阴
沟上勾了个来回。「妈的,受不了,现在我就要干你。快把内裤脱掉。」
  我又跪着身体,然后一点点的将丝袜和内裤脱下。审局这时顾不得的舔了过
去,从我的大腿内侧一直舔到了小穴上,在阴沟处用舌尖穿插着,让舌头去含住
那葡萄状的阴蒂。我自己啊的一声,抖动的挺起了身子,可又站不起来,便跌在
了床上。
  审局大大的张开我的双腿,前面用嘴去品尝我的鲍鱼阴户,手又从我胯下伸
到后面的股沟处,用中指享受着我的菊花和两瓣香臀。
  自己已被审局弄的喘不过气了,嘴里嘟哝着不知道说些什么,下身一团嘈杂,
敏感的能察觉每处毛孔的张合:「审……审……你……你……不要……这样…
…嗯……」
  审局只自顾自的舔弄他抱住我的腰,舌头从穴口舔到肚脐眼又向上疯狂的尝
到了乳房,嘴里发出野兽般的哼声。他大力的撕开我的衬衫,蕾丝乳罩包裹着的
两个浑圆美乳就暴露在了他眼前。
  「啊……太美的乳房了……」说完就用双手连胸罩带乳房的揉捏起来,力道
特别的大,把我的乳房像橡皮泥一样揉搓着。
  「嗯……审局,不要这样,好疼,你捏的好重。」我吃疼地叫道。
  「不让我捏我就要狠狠地吸」审局已经控制不住的淫欲的激动,他一下就撕
掉了我的熊罩,自己的两个玉乳和托而出,白净细腻如玉脂一般。
  审局一口吸住了一个粉色的乳头,用粗糙的舌头贪婪的舔着,又用贪婪的手
指抚弄另一个。而自己现在只有呻吟的份儿,为了对X父子的复仇机会,用身体
忍受着凌辱。
  「你这身材真让人销魂啊,现在让我来试试你的肉穴,看看它还紧不紧。」
审局摸了摸自己的肉棒,上面又溢的许多粘液。我自己知道这一刻终归要到来的,
自己的身体就要被眼前男人进入了。
  「把屁股移过来。」审局命令道。
  自己听话的挺起臀部把它往审局胯下凑了凑,审局用手压住我的双腿,光亮
的龟头盯住了我的穴口位置,然后他摇动肉棒往里面钻。我感到下身一根棒子在
戳自己,我咬紧牙关努力想控制不叫出淫靡的声音来。
  审局放进了一半龟头然后猛力一顶却不料肉棒滑脱到了臀部一边。他懊恼的
又把肉棒放了上去,这次他慢慢的往里顶,等到整个龟头都进去了之后再猛地向
里一送濮滋一声,就这下整个肉棒都没入了我的小穴里。
  「嗯啊……」而我自己却没忍住,还是叫出了声。
  「哼……」审局他也爽极了的闷哼了一声。
  短暂停留了几秒后审局就开始活动起来,肉棒像活塞般的在我的阴户里一出
一进,我自己嘴里已经控制不住的嘤嘤语语。审局为了能插到底,连屁股也带动
起来,粗大的肉棒在狭窄的阴道里横冲直撞。
  「小穴果真很紧,嗯……我没看错,这真是阴道中的极品。」审局一边干着
嘴里还要喋喋不休。「好紧,好紧——」
  我的身体此时也慢慢集聚了许多的快感,只是自己一直压抑着不想表现出来,
只是这感越来越强烈了,有点让自己忘记了一切的羞辱,我不知不觉的也挺动臀
部配合审局的抽插。
  我靠在床垫上任审局恣意玩弄。审局这样抽插了百来下,觉得还不过瘾,他
使劲的打了一下我白净的屁股喊道:「架,架」,肉棒更不住的向前顶去,好像
他自己真的在驯服一批骏马,飞驰在草原上。这样一边打着又抽插了百余下。
  一会儿审局示意我翻过身来。我软绵绵的翻过来,浑身都没有了力气,只爬
在床垫上把屁股高高的向审局高翘起,小穴泛着水光。审局站起来抱住我的细腰,
再次把肉棒从前面深深的插进我小穴,两个蛋丸随着抽插次次打在我的阴户上,
攒的」水花「四溅,肉棒冲击着花心,而髋部砸在我的两瓣臀肉上打的啪啪啪的
直响。
  「啪啪啪……啪啪啪……」我自己随着审局抽插的节奏咿呀- 咿呀- 的叫着,
而墙上的秒针滴滴答答的走过了凌晨的刻度。夜里月光特别的明媚,它如水般的
照进了几公里之外的一扇窗户,房间里的人已经睡去,他刚刚才给自己的妻子打
了一个电话却像之前打的一样无法接通,他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他并没有一丝愧
疚之心而是带着少许激动的心情下睡去了,留下自己升职的笑容,透过窗户融入
月光照到了另外的一扇窗户,这间房间装修华丽,一张大床平铺其中,而这床上
趴着的正是他的妻子我——叶雨轩。
  我雪白的双腿之间正耸动着一副幽黑健壮的身躯,在卖力的来回冲刺着,连
着我体内的是一截灰黑色长长的生殖器,还有这生殖器撞击后的声响。「啪啪啪,
——啪啪啪——」这种声音一直在持续,伴随着秒针滴滴答答的走动。这期间审
局用尽了各种的姿势让我站着一直腿搭在沙发上就这样从后面抽插;或是站在床
上双腿并紧把阴户挤成一条缝,然后又从后面插进来紧绷绷的;又或者审局坐在
沙发上让我坐在腿上肉棒就从后面插着;更甚的是一边让我走路一边在后面顶着
我的小穴;审局换着花样整整玩了一夜,直到窗外的天空有了鱼肚白的颜色,
他才在我体内射尽今晚最后一滴精液然后沉沉的趴在我身上睡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