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生活情感 > 正文

激情奔放的藏妞 完(作者 :不详)

作者:admin人气:1021来源:

我是一名电讯助理工程师,由于工作的原因,我要经常到那曲地区管辖的县区、牧区去维护信号基站,保障信号畅通。大家不知道来没来过西藏,那简直就是纯净的天堂,蓝天、白云、草地、青稞和牛羊。但是时间长了感觉和地狱差不多,吃饭不熟,呼吸困难,有时驱车一两个小时看不到一个人,到处是路,到处没路,能看到个人,就能高兴半天。

  言归正转,去年藏族“望果节”前夕,有几次报修电话说安多县的一个区域信号突然没有了,快下班时领导派我和一个藏族司机叫贡嘎的师傅开车去维护,准备好必要的工具后明天出发。靠,安多太远了,倒霉透顶,唉!虽然心理再不痛快也得去啊,谁让咱命苦呢,钱拿的比别人少,工作比别人多。哦!

  第二天清早在路上,司机贡嘎一直给我介绍沿路的风景,我半支吾着,心想TMD西藏的景色都一样。后来他看我不太感兴趣就给我说起藏族女人,这些老司机基本都是老流氓,没事就说这些黄色段子,贡嘎说:“我们藏族比你们汉族开放是真的,和西方差不多一样开放,他说他上的一些藏族女人爽死了,很多女人阴道里面都特别热,特别紧,而且屁股挺起来的时候非常有劲,这是经常骑马练出来的,你们汉族女人不行,腰和屁股都没劲,不够爽!哈哈!不信你在这找一个女人试一试?”。我没有上过藏族女人,老婆看的紧,加上藏族女人身上那股味道很难闻,城市的还好说,农村和牧区的那简直不敢靠近啊。

  大约在下午2点多的时候,我们到达到故障点附近的一个村子,记不得什么名字了,反正挺原始的,家家墙上都贴着牛粪圈,是冬天用来烧的。在一个看着好象挺“富裕”的藏族家里,司机贡嘎和他们用藏语交谈着,询问没有信号的情况,了解到前面山上有个基站,这些天突然没信号了。看来我又得背着工具上山了,痛苦啊,本来高原氧气就不多,说不定上这个小山得要我的命啊。

  但是那天我运气好,司机贡嘎和那个藏族的一家人喝起了清稞酒,我因为有工作,就按藏族习惯,用青稞酒点了三点,敬天、敬地、敬菩萨。然后主人吩咐他们家的保姆带我去。保姆听到后很高兴,急忙回房间换了一身衣服,笑着跑出来。保姆看起来年龄和我差不多,脸上有两朵高原红,蛮可爱的。由于穿着藏族的衣服看不出来身材怎么样,不过藏裙很鲜艳,头上戴一顶红色藏帽,脚上穿着高筒藏靴,胸前两串念珠也很漂亮。有个美女陪着总比一个人或和司机一起上山好啊。

  我一边从车上卸工具包一边问:“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她想了一会才说“我叫曲-比-雅-玛,我的普通话说不好,你别笑我”。说着跑去牵来两匹马,我说我不会骑马,她就送回去一匹,把工具包拴在另一匹马上。出了村子雅玛就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叫陈哥哥”。雅玛笑着转了转美眸说:“噢!我明白了,嘻嘻”。

  小山上的基站看着不远,走了半个多小时,才到半山腰,我实在不行了,就在一块很大、很光滑的石头上坐下来休息,看着山下的美丽景色,有点陶醉了。突然雅玛指着远对我处说着什么。我藏语不好,没有听明白什么意思,雅玛看我没明白,就用普通话和藏语混着说,我感觉好象是说是她住的村子。是啊,好远啊,周围那么远的范围都看不到一个人,有的只是草地和野牦牛。

  姑娘坐在我身边,喝着我给她的饮料。忽然感觉这个藏族女孩还是很可爱的,我用半生不熟的藏语问她多大了,雅玛说她23岁,和我想象的差不多。她和我说了几句话,我只明白其中一句“陈哥哥,我…,其他几句都没听不懂。然后雅玛半蹲起来,把藏裙一撩,就看着我笑,我还没弄明白呢,就听到”哗哗哗“的声音,接着看到有小股的水从她脚底流出。我靠,当着我的面就敢嘘嘘,也太开放了吧,我想到老婆,马上就转过脸,不敢看,也不敢想了(兄弟的老婆有点凶)。她在我身后呵呵的笑了起来,靠在我身边对我说着我半懂不懂话,我想可能是她嘘嘘的事情,或者喜欢哥哥什么的,想着想着弟弟就有反映了,真想狂干她一场,可是和她接触时间短,加上又是藏族的,谁知道人家愿意不?算了,我转身去了大石头的背面去尿尿,这样就不会瞎想了。

  正当我尿着的时候,突然有只手从身后抓住我的弟弟左右摇晃,吓的我把尿都给我憋回去了,我知道是她,我马上提上裤子,转过脸看她。她还在咯咯的笑。我想你敢抓我,那我也不能吃亏,我伸手去探她的裙底,没有想到她反映挺快的,没有抓到,我马上伸手揽住她的腰,右手去摸她胸部,靠,没有想到雅玛的乳房挺大,还挺软,弹性很好,人家是吃牛肉喝羊奶长大的,怪不得会发育那么好。我有点报复性的猛摸几下,没有想到小雅玛竟然”哼哼“的又呻吟,感觉她的身子有点软了,小嘴张开露出整齐的玉齿。她反手搂住我的脖子向下倒,眼睛也闭上了,头上的红色藏帽也滚落一边,满头的小辫子垂落在光滑大石头上。这不就是说我可以上她吗?

  嘿嘿!不管那么多了,先上了再说。我没有吻她,因为怕她身上的味道我不敢闻。我怎么也解不开雅玛的衣服,她睁开眼睛看我还在研究怎么解衣服,就笑了一下,伸手往里一拉,衣服就开了。我当时觉得脸都红了,羞愧的挠着头。老子好歹也是人人敬仰的助理工程师啊,连个衣服都解不开。唉,不想那么多了,如果现在不把她拿下,那就更糗了。我分开雅玛的衣襟,哦!里面竟然没有内衣,胸部大约有36左右,乳头像小花生米一样大小,粉红粉红的。忍不住舔吸了几口,她马上就”啊…呀…噢…“的胡乱叫,真是没有想到,这种声音全世界通用。我也不客气了,用两只手揉搓她的两个奶子,随着我手上的力道加大,雅玛的反映也越来越大,身子不住的乱扭,这姑娘太有劲了,险些有点按不住她,同时还不断发出啊…啊…啊的叫声。我把她的裙子拉下来,哦!竟然也没穿内裤。雅玛很配合我,把脱掉的衣裙,垫在光滑的石面上,躺在上面笑着看我,眼神还带点羞涩。我分开她夹紧的双腿仔细一看,简直惊呆了,阴部隆起,暗红的大阴唇、粉红的小阴唇和阴蒂湿润光亮,阴道口还在流出淫液,更难得的是周围阴毛很稀少,像是刚发育的。雅玛皮肤白皙、细嫩,整个阴部比我以前见到的都小巧而精致,比我老婆的好看多了。我禁不住用嘴轻轻的吻上,同时把她的小阴唇吸入口中,雅玛啊的一声身体抽搐了几下,整个身体又扭动起来。雅玛伸手紧紧抓住我的阴茎,还不停的揉搓,好象要掐断一般。喔喔!这么刺激,差点射了。

  我以最快的速度脱完衣服,恨不得马上插进去。但想到雅玛可能是处女,便拿起阴茎在她阴道口来回摩擦几下,沾了她的淫液,腰向前一挺,缓慢的进入了她紧窄湿热的阴道,”哦!啊…!噢…“几声欢叫,吓我一跳。雅玛的脸部已经扭曲变形,表情看似有些痛苦,但叫声却好似轰干着马群。我不担心被别人听到,在方圆几十公里都看不到人。她的叫声越来越大,刺激我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雅玛的小手用力掐着我的臂膀,屁股和腰使劲往上挺。我感到臂膀有点疼,同时感觉她的小穴在剧烈的收缩,一吸一吸的,雅玛的身子和手都软了。好舒服啊,那种感觉紧紧的,湿湿的,暖暖的,不,应该是热热的…哦!不好,感觉要射。

  我赶紧把小弟弟退了出来,看雅玛的阴部已经泛滥成一片了,稀疏阴毛和淫水粘在一块了,但是没有看到所谓的处女血。我心里暗暗高兴,不用担心了。靠,不客气了,又向雅玛发起猛攻,每次拔出都是龟头到她的阴道口,然后在快速连根插入,每次插入都感觉到,龟头碰撞到了她阴道底部那块温暖的凸肉,而每一个来回雅玛都禁不住大声喊叫着,在她的叫声和我蛋蛋与她的屁股的碰撞声中,我扛起她的腿架在肩头,继续大力的抽插,感觉到她的小穴又一次剧烈收缩,雅玛的身体也在更猛烈的晃动,两条白腿在空中胡乱的蹬着、晃动着,叫喊着我听不懂的藏话,那种景象简直美呆了。

  突然,雅玛猛的起身,坐到我腰部,对准我的弟弟猛的坐下去,然后双手扶着我的臂膀,屁股快速扭动或起落着…阴茎再次进入了一个又热又湿又紧的地方,好象有个环紧紧的箍住我,那种突然的刺激差点让我控制不住,她不停的上下套弄,又磨又蹭的,弄的我飘飘欲仙啊。胸部随着上下的移动而不停的晃动,很是壮观,雅玛不停的叫着,我的藏语很烂,不能给大家翻译她喊的是什么了,猛然间,雅玛大叫一声,就趴在我身上,紧紧的抱住我,美眸已经看不见黑色的瞳孔,脸上的两片高原红也没了。雅玛的阴道一阵阵急搐收缩,像小嘴一样在吸允我的阴茎,在这样强烈刺激下,我实在控制不住射了,也没有顾虑她会不会怀孕,射完后一点劲也没了。雅玛坐在旁边用裙子清理我俩身上的淫液,还坏笑着玩弄已经疲软的小弟弟。我静静的躺在大石头上,看着蓝天白云…,闭上眼睛回味着刚才的激情,真是太爽了,那感觉真是…不说了。

  休息了一会,我想抱一抱雅玛,伸手一摸发现她没在身边,我抬头一看,雅玛赤裸着身体,唱着我听不懂的小曲,手捧着一束格桑花笑着向我跑来,还一蹦一跳的,看起来这这姑娘身体太棒啦。我睁大眼睛惊呆了!蓝天、白云、绿草、格桑花、裸女…!这简直太美了!没带相机真后悔啊。我急忙跑上前去抱起她往回走,雅玛紧紧搂住我的脖子吻我,然后咯咯笑个不停。激动啊!太激动了…

  回到原处把她放下了,雅玛靠在我的怀里,举起格桑花用生硬的普通话问:”陈哥哥喜欢格桑花吗“?我正数着她的小辫子,急忙回答:”喜欢、喜欢、非常喜欢,它就像你一样鲜艳美丽、热情奔放“。靠,激动也别这样吹捧啊,太没出息啦吧。雅玛似乎听懂了我的话,转身坐在我大腿上,扶住我的臂膀,嘻笑着又扭腰又晃屁股。不好,我的小弟弟又抬头了,我急忙拍打她圆翘的屁股,想让她别动。这姑娘可能也感觉到了小弟弟的在顶她,摇晃的更来劲了,还咯咯坏笑。阴茎在与阴唇磨蹭,淫水已经流到石头上。雅玛舒服的闭上美目,头向后仰,数十根小辫子垂到我小腿上。我也爽极了,抱紧她又想干一次。雅玛睁开美眸看我,马上明白了我的意图,高兴的握住我的阴茎,抬起屁股就要往里插,我急忙起身抱住她想从后面插,雅玛惊愕!争大美眸看着我。我想向她说明,可我的藏语太烂,干脆亲自动手。把我俩的衣服落在一起,拉着她,让她跪趴在上面,雅玛虽不明白我要干什么,但积极配合。我手握着涨大的阴茎到她身后,雅玛随着我回头,这时她似乎明白了,又咯咯笑着把圆翘的屁股撅高、晃动,好像在说来啊,有能耐你来插呀…我一看小菊花太美了,还一鼓一鼓的动着,禁不住伸手轻抚,由于淫液的滋润很柔滑。雅玛爽的直抽搐,我用手指往里探,刚插进一节趾头,她就大叫并回头看我,我赶紧拔出手趾。看到姑娘痛苦的表情,我放弃了干她屁眼的念头。把阴茎从后面插进阴道,啊!比上次还紧,夹的弟弟有点疼,但更爽了。不过这次抽插的时间也长。雅玛的扭动和叫声也比上次大,看来她比前次更舒服,啊!啊!几声狂叫,这姑娘身子又软下来了。我也射在里面。雅玛躺在我怀里,拉起我的臂膀让我抱着她。我抱着她一手抚摸乳房,一手抚摸阴唇和阴蒂,感觉她的身子还在抽搐…

  太阳要落山时,我俩手拉手牵着马来到山顶,检查了基站,是因为太阳能板输出线断了,小毛病,不到一小时就更换完。我和雅玛回村,我牵着马,雅玛在我身边不好好走路,一蹦一跳的像是在跳锅庄舞,还唱着我听不懂的歌曲,唱完一个歌就笑着亲我一口,我太喜欢这个姑娘了,曲比雅玛…曲比雅玛…,我心里默念着…

  吃完饭,由于天晚了,我和贡嘎就睡在车里,第二天回家的时候,雅玛和主人一家送我们,我看到她含泪微笑着挥手,虽然没说话,但从雅玛的美眸中我能读懂,这姑娘非常喜欢我,想让我带她走……唉!她太单纯了,同时也太可爱了,雅玛…雅玛…我心里呼唤着…贡嘎开动汽车,雅玛的主人一家回屋了,她一个人还站在那挥手。身影越来越小…

  贡嘎边开车边对我坏笑,哼!这个老流氓,懒得理你。可他突然问我说:”小丫头不错吧?你小子爽歪了吧“?我有点不好意思,闭目养神。看我没理他,这老家伙还来劲了,”我们藏族女人就是比别的女人爽,那屁股多有劲,那阴道多热、多紧,还特别热情奔放…“。我感觉他说的没错,就问贡嘎:”你是怎么知道的“?他坏笑着说”我猜你小子很可能干她了,1 桑努(那家主人)的儿子告诉我说这丫头热情、奔放,很单纯又很爱玩,他干过她,2 小丫头看你的眼神有些依依不舍,还含着泪呢,3 虽然你俩在我面前没说话,但你看她的眼神也跟她一样“。靠,这老流氓还真精明,说的句句在理,还是承认了吧…贡嘎又坏笑起来,拍拍我说”你小子还得继续努力,以后这样的机会很多“。我茫然看着远处…

  在路过安多县城时,给老婆买了个她一直舍不得买的手镯,高兴的她没有发现我的不自然表情。戴上手镯越看越喜欢,满面笑容。晚上洗漱后上床,老婆又一次主动投怀送抱,让我干她以资鼓励,并讨论我俩造出精品下一代的计划…靠,真是有付出就有回报啊。

  一年来看我拼命学藏语,老婆很喜欢,还经常鼓励我呢,哈哈!傻老婆以为我很上进。说实话,到现在我一直都还想着那个藏族姑娘,虽然我们没有很好语言沟通,但那种感觉,那种激情,那种舒爽很难忘却。盼望那个基站再出点故障,盼望领导再派我去,盼望再次见到那个可爱的雅玛,盼望再…

  黄天不负有心人,终于盼来再次去安多的任务,我心里激动的就甭说了,赶紧准备好相机,带上给雅玛买的MP3和两版电池,还有珊瑚串头饰,心想,这要是戴在雅玛扎着数十根油黑辫子的头上,那会更漂亮。

  还是贡嘎开车,清晨起早出发。一路上…老公!还不过来呀,人家都…!不好!老婆叫我了,必须赶紧过去,先写到这吧,实在对不起各位性友了,实现”计划“ 要紧啊,以后有时间一定续上,告辞!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