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生活情感 > 正文

淫乱的歌舞团(第11章)

作者:admin人气:754来源:

作者:lzx540918 字数:7760 :viewthread.php?tid=9059739&page=1#pid94710918

第十一章女神的介入

白:很抱歉有些日子没有子了,大家都等急了吧?最近电脑不太好使,耽误 了。而且第十一章经过圈里朋友的传阅觉得不是很完美,就修改了一下,但是, 个人感觉还是不怎么理想,这也是原因之一,经过商议改动后。最终才呈现给各 位读者。请各位指教。踊跃批评。

言归正传:

刘清风和常曼丽一听詹妍妍出事了,火速赶往医院,常曼丽与陈晨还有刘清 风看见躺在病床上的詹妍妍,双腿绑着绷带,大腿根部打着石膏。浑身都绷带缠 着。陈晨看着心的弟子痛哭着扑倒在床前,常曼丽搀扶着陈晨,刘清风则与办案 警察了解着情况。

詹妍妍也向常曼丽和陈晨哭诉着事情的经过,常曼丽哭着:「一定会把那几 个坏人抓住的。妍妍,不要难过。」

劝解着詹妍妍。刘清风也了解了事情的经过。这个快50岁的男人掉下了伤 心的眼泪。面对着这个如女儿般的詹妍妍,疼爱有加。高远飞来看过詹妍妍后什 么也没有说的离开了。

省公安厅对这起恶性轮奸案十分重视,副厅长赵兵臣亲自组成专案小组,警 方在案发的第33个小时后在本省的一个乡村内抓获了犯罪嫌疑人肌肉男彭宇, 经过突击审讯,犯罪嫌疑人:彭宇,男,现年35岁,无业。经过交代,那个瘦 高个叫王思进,31岁,外省人,和他是1年前在工地认识的,那个中等男人叫 苏忠,42岁,就是那个苏忠在3天前找到了他们说有人出钱每人10万,要求 收拾一下詹妍妍。他们原打算毒打一顿詹妍妍然后拿着钱走人的,但是王思进看 着漂亮的詹妍妍便起了心,后来苏忠也加入了。

在抓获彭宇9个小时后,犯罪嫌疑人苏忠在外省的一个地下黑旅馆被抓获。 警方连夜突审。苏忠交代,是他的一个亲戚苏鹏(也就是刘淑芹的司机)在一周 前找到了他,给他50万元,要他找几个人吓吓詹妍妍。要詹妍妍早点离开省里, 回到县城去。他就找了彭宇和王思进两个人抓了詹妍妍,本想告诫一下,可是王 思进他们却强奸了詹妍妍,他也一时糊涂就参加了。

警方又传讯苏鹏,苏鹏交代,是人大副主任刘淑芹要他找人收拾一下詹妍妍, 并要詹妍妍离开此地,可是没想到事情会弄到这个地步。苏鹏如实交代了事情的 因果。这时候公安厅副厅长赵兵臣接到了省长办公室的电话、、、、、



事情已经过去了几天,迟迟没有其他的进展。歌舞团的人穿梭于医院和公安 机关,刘清风请示了杨海楼团长,詹妍妍在医院接受治疗,调派高静慧来到省里, 参加演出。高静慧来到省里第一件事就是看望詹妍妍,这个在团里视为的詹妍妍 躺在病床上,双眼眼窝深陷。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双唇干裂着。身上还缠着很 多绷带没有去掉。那时候的高静慧年轻而充满着伶俐,173的身高透着挺拔, 瘦瘦的身材曲线优美,秀发梳理在背后用头绳系着。面容姣好的她那时候稍微有 点婴儿肥,很清丽淡雅。高静慧扑在詹妍妍身前掉着眼泪。詹妍妍并没有说话, 双眼直直的看着天花板。高静慧擦着脸上的泪水,起身走出了医院,没有回头望 一眼。

日常工作还在围绕着歌舞的每一位成员,紧张的忙碌过后就是去医院探望詹 妍妍,但是关于詹妍妍的案子,只是抓到了那几个人,其他的再没有什么实质性 的进展,刘清风和常曼丽等人焦急的盼望着结果,每次常曼丽到公安机关找赵兵 臣都是一句话:我们一定会严肃处理的,请你们放心。

就在一天旁晚演出结束后,高远飞却出现在省歌舞汇演中心的门口,依旧是 羊毛料外套,加上休闲裤,整齐的短发,围着围巾。旁边停着那辆新款奔驰座驾。 低头沉思着,来回踱着步。参加演出的一行人正陆陆续续的往外走,之后常曼丽 等人也走了出来。看到了门口的高远飞。常曼丽眉头紧锁,陈晨一见到这个高远 飞火冒三丈的飞奔过去,两记耳光打在高远飞的脸上。

气的身体颤抖:「你、、、、、、,要不是你,妍妍现在也不会这样。你、、 你不是说爱妍妍的吗?为什么不去陪着她。到这来干什么?」说着双手抓着高远 飞的衣领用力摇晃着。

高远飞那帅气带有一点刚毅的脸上流着泪:「陈,我真的爱着妍妍。我想和 她在一起。可是内心的恐惧和不适应占据着我的情感。今天来这里,就是想回忆 一下我和妍妍、、、。」说着蹲在地上双手捂着脸抽泣着。

常曼丽走过来手按着高远飞的肩头:「小伙子,如果你真的爱她。我想不会 为这些所困扰的,不是吗?」

高静慧这时候走出来看到了这场景,顿时就知道发生了什么。走到高远飞蹲 着的地方弯下腰轻柔的:「你叫高远飞?是吗?我也姓高,我的名字叫高静慧。」

陈晨看到高静慧这么说,气冲冲的对着高静慧:「小慧,你干什么?」而常 曼丽却一脸惊讶的看着。

高静慧回过头对着她们:「曼丽姐,你们先走吧。我开导一下这个懦弱的男 人。」说完「呵呵」的媚笑一声。

高远飞被这句话刺痛了内心站起来对着高静慧:「我不是,我不是、、、不 是、、你、、说什么?我不是、、。」像发疯似的抓着自己的头发来回走着。

高静慧站在那冷冷的看着,美丽的脸上流露着诡异的笑容,眼神中带有一丝 凶狠的光芒穿刺着高远飞高声呵斥:「像个男人一样,面对吧。不要在犹豫,负 责还是放弃?就在你的一念之间。」说着打开了高远飞的车门。坐在驾驶位置。 又对着高远飞:「上车,你这个懦弱的男人。」

高远飞被常曼丽和陈晨劝阻着,看到这个骂着自己的美丽女孩儿,稍作冷静 后仔细的观察着高静慧,高挑的身材,在一见长款的羽绒服遮盖下显露着那迷人 的曲线。秀发挽在脑后,额头圆润,鼻梁挺直,双唇红润,美丽的脸庞透露着高 贵的气质。

高远飞顺从的上车。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高静慧强硬的:「钥匙。」

高远飞把钥匙交给了高静慧,然后高静慧开着车飞快的驶离了这里,在詹妍 妍住的医院门口停下来。拉着高远飞来到了詹妍妍的病房,刘清风和李敏今天照 顾着詹妍妍一见高静慧拽着高远飞走入了病房。

高静慧:「刘哥,李姐,你们先出去。」

刘清风和李敏很吃惊的看着她们。

李敏:「小慧,不要闹,妍妍需要静养的。」

高静慧:「李姐,这个男人才是妍妍需要的,你们明白的。」

刘清风拉着李敏走出了病房。这时候病房中只有病床上的詹妍妍和高静慧高 远飞3人了。

詹妍妍面容憔悴的看着这个心爱的男人,用很吃力而又充满了柔情的话语: 「远飞,你来了。过来坐,累了吧?」

高远飞看着詹妍妍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只是低着头。也没有走过去。

高静慧这时候却走到了詹妍妍的床边,坐下来,拉着詹妍妍的手:「妍妍, 你觉得他真的爱你?可以接受你了?」

詹妍妍苍白俏丽而又有些稚的脸上那双大大的眼睛流露着一丝疑问:「慧姐, 你说远飞不爱我?不会的。他说过要对我好,一辈子。」

高静慧双手握着詹妍妍的手:「傻妹子,男人在床上的话,你真的相信?」

说着转过头来看着门口呆木的高远飞说:「过来,你到底想怎么样?今天就 做个了结吧。」

高远飞在这样的逼问下开口说话:「妍妍,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对不起。 我、我、、爱过你、。」

说完转身快步的走了。詹妍妍听见这冰冷的话语,眼睛湿润了,转头依偎在 高静慧的身体上笑着:「慧姐,他爱我,他爱过我,我就满足了。够了,我幸福 过。真的。」

高静慧抬起詹妍妍的脸:「妍妍,你要坚强,以后我们都会幸福快乐的,懂 吗?」高静慧又和詹妍妍聊了一会儿。把刘清风和李敏叫了进来。高静慧也离开 了。

此后的几天里依然平静,一天中午,下着小雪。李敏,常曼丽,高静慧应邀 参加本地知名地产公司隆豪地产公司5周年庆典做宣传演出,令她们万万没有想 到的是,这个地产公司的董事长竟然是高远飞,而且省内外高官云集。在演出过 后,3人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年轻的男子走到常曼丽她们这里:「哪位是高静 慧小姐?高总请您暂留一下。」

高静慧满不在乎的:「嗯,没问题。」

时间不常,高远飞走入了贵宾室,手中拿着一粟百合。

深深鞠躬然后没有抬头:「高小姐,对吧?原来我对詹妍妍做的一切,那件 事我不想再提及,1月以后。过完春节,我就出国了。离开这个我不愿意再看见 和停留的地方。永远。花儿送给您。谢谢您,点醒了我。请您收下。」

高静慧倒是没有觉得什么惊讶或者突然,冷静的接过鲜花然后把9朵百合花 撕碎一瓣一瓣的扔在地上:「呵呵,一走了之?哈哈。落得个清闲?」

高远飞抬起头有些大声的说:「那你还让我怎么办?怎么办?我、。」

高静慧依旧撕着花瓣:「爱一个人就要包容她的全部,不是吗?既然是现在, 也应该是的。」

高远飞愣愣的站在那:「我做不到,我内心真的很痛苦的争扎过,我想娶她, 可是现在我真的做不到。」

他们两人就这样说着,谈着,一直到夜幕的降临。高远飞还是很有礼貌的提 出送高静慧回去,高静慧拒绝了,一个人独自回了宾馆。

第二天下午,高远飞再一次的出现在歌剧厅门口,依然是百合花在手。等待 着,在风雪中站立着。知道高静慧高挑的身影出现,依然那个深深鞠躬的献花。 然后:「高小姐,帮我和完成一个心愿吧,就是以后的日子里好好照顾好妍妍。」

高静慧还是接过鲜花撕着花瓣摇着头:「我照顾是一时,而你却可以一世。」

高远飞再也沉不住了将高静慧双臂抓着:「你告诉我,你们要多少钱?多少 钱我都给你们。」

高静慧被他抓着摇晃着,头发凌乱的摇摆,还是撕着花瓣:「呵呵,懦弱的 男人,需要金钱满足自己,但是妍妍不需要,我们都不需要。」

高远飞无趣的上车离开了。接连几个下午,高远飞都会和高静慧重复着这一 幕场景,直到这一天中午,高远飞又来了。并没有在门口等待。而是直接冲入排 练室,拉着正在排练的高静慧就走。高静慧拿着外套,两人上车,来到一家私人 会馆样式的饭庄。一个如同自家餐厅的房间,两人坐下。

高静慧有些奇怪的问:「懦弱的男人,今天风格突变?」

高远飞很冷静的看着高静慧:「我不在懦弱,我负责,但是不是妍妍,而是 你。我们一起照顾她。一辈子。我们两。」

高静慧听到这话站起来拿起桌子上的杯子把水泼到高远飞的头上脸上大声呵 斥:「你疯了?」

转身就要离开,被高远飞一下拽住,高远飞强行的抱住高静慧,疯狂的抚摸, 吻着,高静慧用力的反抗着。室内的摆设已经被两人弄的东倒西歪,大声的呼叫。 可是没有作用。高远飞大力的撕拽着高静慧的衣服裤子。

然后:「高小姐,这里的会馆是我家开的,专门接待高级官员到访的私密会 所,平时没有人来的,你放心的叫吧。」

高静慧大力的给了高远飞一个耳光,似乎打醒了他,不在动作了,两人累的 气喘吁吁的,坐在柔软的毛毯上,高远飞不是怎么了。开始道歉起来。语气软弱, 看着高静慧。高静慧看着他。沉思了很久,站起身来。

脱掉了已经被扯开的外套,然后又脱掉了自己的外裤,迷人高挑的曲线显露 在高远飞的眼睛里。高远飞有些吃惊的望着还在继续脱着自己衣服的高静慧,此 时已经全裸的高静慧,将头上的发带松掉。秀发披散开来。略有古铜色的肌肤, 在窗外阳光的照射下,显得健康迷人。高挑的身姿胸部不是丰满,而是圆而挺拔, 乳晕微微隆起显现着褐色。

乳头挺立。小腹平坦紧实,纤细的腰身胯部浑然天成般的延伸双腿修长健康, 曲线流畅。阴部阴毛浓密卷曲的覆盖着那私处,站在那里双腿稍有打开,右手掐 着腰,放在阴部,诱人的酮体散发着健康的美。

高远飞双唇微张,双眼直直的看着高静慧的美丽裸体,竟然不知道干什么好 了。舔了一下自己的上嘴唇,然后用力的咽着口水,坐在那里僵硬的看着高静慧。 高静慧等在那里见他没有什么反应。走到高远飞的面前,阴部整好对着高远飞的 眼睛。这下更近距离的看清楚那神秘的缝隙,阴唇的肉垂和两片阴唇微微张开在 双腿中间,简直太诱人了,高远飞好像在欣赏一件惊世传承下来的什么艺术品般 的仔细看着。

高静慧这时候说话了:「看够了没有。想就快点,趁着我没有反悔,懦弱的 男人,你裤裆里的东西也是懦弱的?。」

高远飞被这话有点激怒了。他还是个男人,一个正常的男人,高远飞开始脱 掉了自己所有的衣裤,赤裸着跪在高静慧双腿之间。双手抓着高静慧紧实上翘的 双臀,用嘴唇亲吻着那满是阴毛的阴部,也没有在意什么不适应,这时的高远飞 已经被高静慧折磨的近乎崩溃,脑子里边一片空白,而只有那句「懦弱的男人」 回荡在耳边。身体只是在条件反射般的做着。

高静慧昂头微笑着,看不出心中在想什么的她,眼睛里却闪烁着泪光,但是 并没有掉落就被她擦掉落。依然站立在那里任凭高远飞亲吻着。抚摸着,高远飞 开始站起来亲吻着她的嘴唇,双手揉摸着那对乳房,那娇挺的乳房在高远飞的手 中被揉捏的变着型,疯狂的亲吻,舔舐着高静慧全身的每一寸肌肤,高远飞的左 手中指已经入了她温热的阴道,中指开始飞快的抽送着,高静慧站在那里双腿有 些颤抖,双目紧闭,脸色泛红,嘴唇轻轻被自己的银牙咬着,但是始终没有发出 任何的声音。高远飞还在飞快的用手指抽插着那娇嫩的阴道,时间过去了4分钟 左右,爱液已经渐渐的滋润着中指,高静慧还是站在那里,双腿开始弯曲,腰部 开始扭动,小腹收缩的很明显了,双乳来回晃着。高远飞手臂肌肉紧绷着,似乎 已经有些酸麻了无力了。缓慢的抽离了高静慧的阴道。

高静慧睁开双目,看着他很鄙视的说:「就只会用手指吗?你这个懦弱的无 能男人。」

高远飞站在她面前,双手揉搓着自己的阴茎,很快的阴茎变得挺立坚硬: 「大声叫喊着,我不是,我不是、、。」

然后把高静慧的一条腿高抬,用手臂夹在肋下,高静慧这时身体向前倾斜, 双手伏在高远飞的身体上,而高远飞坚硬的阴茎,龟头在她阴部摸索了一会儿, 最终找到了入口连根插入,站在毛毯之上身体开始快速的前挺,动作着嘴里还说 着:「我行的,你看我可以,插、、、、、、。」

的说着随着动作声音开始模糊不清。高静慧仰头大笑:「就这一点能力吗?」

高远飞站在那里抽插了有50多下后已经累的双腿有些无力了,他把高静慧 放倒在桌子上,高静慧双腿大分开,肉缝微张,深红的阴唇和有些外翻的黑色小 阴唇裸露着对着高远飞,高远飞手扶阴茎,手指捏着龟头,坚硬的阴茎送入了高 静慧的阴道。高静慧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双手抱着高远飞的后脑,双腿盘夹着他 的臀部。

高远飞开始用力的大力抽插着她润柔温暖的阴道,湿滑的内壁包裹着坚硬的 阴茎,龟头深深的顶着柔嫩的嫩肉。高远飞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快感,着紧实的感 觉,着柔软的感觉,龟头传递给大脑的无限快感冲击着高远飞的心灵。而高静慧 这时美目微闭,面颊粉红,嘴唇湿润,银牙似露非露的,嘴里发出开始享受的呻 吟声:「哏,嗯,哈,嗯。」的轻吟着,随着两人的动作,桌子剧烈的摇晃着, 地面上是凌乱的。和这美丽的场景并不怎么相配。高远飞疯狂的抽插着,俯身抱 着高静慧。气喘如牛的哼哼着,剧烈的动作使得汗水已经从高远飞的头上滴落在 高静慧的乳房上,高远飞的后背也已经出汗了,高静慧抚摸着满是汗水的关阔脊 背,这样开始就快速抽插已经有200多下了,高远飞似乎已经控制不住自己要 射精的感觉了,但是高静慧给自己带来的快感驱使着他不想这么早就结束,没有 太多经验的他,下意思的拔出了抽插中的阴茎,看着高静慧美丽性感的身体,阴 部诱人的肉缝,随着自己的龟头拔出那外翻的有些开的小阴唇上挂着闪亮的汁液。 那好似深不见底的肉洞中爱液潺潺的流着,仿佛在像高远飞呼唤着「快些进来吧」。 可是高远飞已经处在爆发的边缘。

高远飞低头将自己的头埋入了高静慧的双腿中间,舌头使劲儿的舔了一下那 蜜汁丰富的肉缝,一股浓烈的咸味,夹杂着有点酸的气息,就好似激素般的着他, 接连大口的吸入着,吸吮着。舌头伸进那阴道口中,伸进深处。旋转着。贪婪的 舔着,将爱液全部的喝进去,高静慧被这样的刺激下,大声的呻吟着,口中: 「哈,啊。」的声音回响在这间不大的屋子里。双手紧紧着抱着高远飞的脖颈, 高远飞舔了不打一会儿。又将已经变的有些软的阴茎顶在高静慧的阴道口。龟头 来回的摩擦着,顺着湿滑的小阴唇进入了阴道,又开始新一轮的抽插。那根阴茎 在阴道中开始有节奏的抽送着,这次没有那么的快速。而是缓慢下来。但是每次 都抽插的很深,很用力。高静慧被这大力的抽插,娇喘不止,吟声阵阵,肌肤撞 击性器抽离插入的开合声「啪啪啪」作响。高远飞的龟头感觉到有些麻木的进行 着,心跳的速度已经快的像要跳出来一样,原本很俊朗的脸变得有些扭曲。身体 一下一下的撞击着高静慧,桌子看上去已经快经受不住这样的大力折磨,桌脚开 始活动。

高远飞这时候已经又抽插了有150多下,龟头的那份强烈的射精感再也控 制不住了,身体更大力的向前挺着,精液射入了高静慧的体内,阴茎还在阴道内 抖动着射着最后的精液,然后高远飞双腿在也支持不住自己的身体瘫坐在地上。 双眼呆滞的看着桌子上的高静慧。高静慧此时正享受着那阴茎带来的感觉,深深 的插入又抽送,突然深刺了一下后,那跟还很坚硬的阴茎开始回缩,离开了自己 的身体,高静慧知道他已经射精了。坐起身子看着自己阴部还在往外流着液体, 抬头很是霸道的:「你射进来了?」

高远飞底下头满不在乎而又有气无力的:「嗯,又怎样?」

高静慧甩了一下长发呵呵一笑:「那你知道后果吗?」

高远飞看了她一眼:「又能怎样?大不了,娶了你。你想怎么的?你能对得 起妍妍吗?」

高静慧听到这么说,怒气上涌:「哼,你以为你已经对得起她了?好啊。你 可以了,嗯?」

两人争吵了很久,后来各自穿好衣服离开了。

高静慧和高远飞两人从那次以后开始了正式的交往。这件事情被常曼丽她们 知道以后,陈晨每次见到高静慧都会大骂一番。而高静慧一笑了之的带过。随之 后来谁也没有告诉詹妍妍这件事,半月后演出汇演结束,歌舞团的成员都回到了 县里。詹妍妍也随着转院回了县里最好的医院。

(完)